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W3O全本小说网-免费热门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校园修仙 > 第七百四十三章:西凉甚谋 【大大大章节】

第七百四十三章:西凉甚谋 【大大大章节】

重生之校园修仙 | 作者:龙帝本尊 |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你!”灭魂手即惊又怒,根本没想到吴庸会突然动手,但他哪里知道,吴庸一旦确信对方是敌人,从来就懒得废话。%D7%CF%D3%C4%B8%F3虽然事出仓促,但灭魂手几百万的功力还是明摆着放在那的,右手闪电般横放身前,挡在那冰晶长剑的前进路线上。

轰!冰晶长剑轰然一声炸成冰屑,但灭魂手也被一剑轰飞,在空中打着翻向后落去。有道是趁你病,要你命,吴庸随手一召,又是一柄冰晶长剑出现在手中,双足互弹,飞速向灭魂手刺去。

“你敢!”灭魂手大怒,稍一稳定身形,立马一掌拍出,一道巨大的冰掌凭空印出,向吴庸轰去。

冰晶长剑在身上连弹。

叮叮叮!!!

吴庸在发瞬间劈出上千记攻击,硬生生在那一米见方的巨掌之中刺出一块空隙,随后猱身而上,如蛇般穿越掌风,向斩魂手双眼刺去。

吴庸并非雏儿,在这蛮荒世界。因为功力不足,许多精妙招式都用不出来,但得到邪算子全身功力后,吴庸已与这世界的大部分人都站在了同一起点上了,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超过,比如说招式方面。

眼见吴庸的冰晶长剑就要刺中灭魂手的眼睛,就在这时,两根手指突兀的出现在吴庸眼中,如亘古以来便存在一般,轻轻一夹,冰晶长剑便便被牢牢嵌住,再也不能前进一毫。

灭魂手面容一冷,另一只手闪电般擎出,轻轻在冰晶长剑上一拂,一声凄厉的鬼啸从灭魂手手心中传说,伴随着从右手中渗出的黑色的雾气,顺着冰晶长剑飞速向剑柄方向涌去。

吴庸察觉这黑雾中带着诡异,不等那黑雾漫延到身上,当机立断,咔嚓一声,那柄纯由寒气凝结而成的冰晶长剑齐柄而断。但灭魂手心中已动怒,眼看吴庸向后脱身退去,哪里肯让他这么轻松离去。左手夹住的长剑反向一折,飞速弹出。

那已被染成黑色的邪剑破着丝丝破空之声,急速向吴庸弹去。

吴庸长吸一口气,身上的袍子剧烈鼓荡起来,随后就灭魂手目瞪口呆的眼光中,胸膛慢慢瘪了下去,如同一片纸般在风中飘动,那本该射中他头颅的断剑,居然紧贴着他的凸起的胸膛擦过,没入不远处一座冰峰之中,轰然炸裂开来。

“混帐,谁人乱扔剑?!”一个面容狰狞的男子从冰峰之中拔身而起,站立虚空之中,四下大吼道:“还我洞府来!”

就在吴庸以风雷步避过灭魂手怪异一剑时,一物从他胸口抛出,被那正在怒火之中的男子一把接过。

“虚天诀?”那人下意识的读道。

灭魂手脸色一变,看向那虚空中的男子,焦急道:“血魔,那不是你的东西,快还给我。”

吴庸脸色也变了,下意识的在胸口一膜,邪算子留下的册子,哪里还有。触手处,一片光滑,原本遮掩身体的胸口长袍早已没了,只留一片腐蚀的痕迹。连吴庸都没有察觉到。

吴庸向灭魂手看去,目光一时变得极不警惕,那怪异的雾气,只是擦过,还没有碰到已然衣服上腐蚀出一大块洞,这要真击中,那又该是如何?

至于那本书,吴庸倒不是很在意,虚天诀只有下卷,威力大打折扣而且,书中内容吴庸早已记熟,因此。倒并不很在意这本书的丢失。

吴庸不在意,并不代表其他人也不在意,“虚天诀”几字出口,那男子顿时后悔了,四下望去,果然,周围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道道人影,更有几十人向吴庸等人所在的方向压来。

吴庸顿时感到身上压力倍增,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一重重气息压制,即便他如今功力暴增,却也是吃力不已。

“你们想干什么?这虚天诀,乃是我先得到的,谁人敢跟我抢。”血魔紧紧的攥住玄冥秘册,一把塞入怀内。

碰!碰!

两声闷响,一位阴目阴冷,长顺及胸,束冠长袍,右手拇指上戴着一枚绿玉扳指的六十许老者推开身前两人,走了出来,冷声道:“血魔,这东西不是你能消化得了的,交出来吧。”

“哼,归一散人,你莫非想强夺。”血魔怒视着那老者。

“你认为呢?”归一散人束起一指,一点黑芒在指端闪烁。#p#分页标题#e#

血魔瞳孔紧缩,死死的盯着那点黑芒,嘴里说道:“归一散人,你要真敢出手,你我以后见面,不死不休。”

“威胁老夫吗?”归一散人脸色一变,恨声道:“就凭你,敢挑我们。”

归一散人话声一落,在他身后立刻走出胖矮高瘦不一的七个人来。

“七比一,你以为如何?你又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是吗?”一声清淡的声音飘出,诸人尽皆色变,到底是谁在这个时候,有这个胆量敢出言挑战。归一散人本已难缠,再多上七个邪道大能,凭谁也不敢轻易招惹。

众人四下瞧去,吴庸眼尖,从声音便听出那是从脚底下传来的,闻言向下看去。下方一名面容英俊的三十许男子身着一袭飘飘白衣,腰上挂着一柄雪色长剑,不急不缓的向半空行来。

那人虽然只有一人,但那风彩却压过了众人的气势,这天地之间,便似只有了这一人。这一剑。连这天空长年不散的乌云,也似变得煞白了。

在这人出现的刹那,原本嚣张的归一散人,在那人破出冰雪,漫步虚空,徒步而来的之时,变得非常非常之难看,全身功力狂转,右手凝聚了八成功力,准确随时出手。

“北凉,北凉甚谋……”众人惊呼。

那人仰起头来,雪白长发下。一双眼睛冷若寒冰,这不是一种刻意,而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寒冷。

“想要,对我出手吗?”

归一散人浑身打了个寒噤,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在那名叫北凉甚谋的男子一步步慢慢从冰峰底下走到虚空之中时,周围的邪道高人都如见瘟神,一个个散开,在空中空中一大片空地来。

“虚天诀?就是那本传言是虚天圣尊所创武道,各种版本的虚天诀流转不下几十本的虚天诀?”北凉甚谋漫不经心道,一头长长的白发从头顶垂下,将脸遮住。

“怎么?你也想要?”那归一散人讥讽道:“原来大家都是一路货色,谁也不比谁差。”

“就凭你。也敢跟我比!”北凉甚谋淡淡的瞥了一眼归一散人。

归一散人一嗫,但马上又壮胆道:“北凉甚谋,你不要欺人太甚,就算你是唯一挑战浑邪圣主,而不死的唯一一人。”

吴庸暗暗观察,发现自这名叫做北凉甚谋的怪异白发剑客出现之后,整个场面都被他压住了,这些心性孤傲的邪道大能似乎对他十分惧怕。

北凉甚谋瞧了一眼吴庸,吴庸立刻感觉到了被他深藏起来的浓重剑意,那处有惹实质的剑意,只有在他的目光之中,才会流露出来。

蛮荒大能众人。但吴庸一路行来,每一个人的气息都流露无疑,更有些存在,气息浩瀚无比,其强大之处,即便连靠近也极为困难,却极少有像这人一样,把全身的剑意都收敛在体内,没有一丝泄露体外,除了双眼。

吴庸顿时好奇心大起,再仔细看去,赫然发现。这名叫北凉甚谋的剑道大能,一举一动都似乎有着某种规律,他每一次双臂摆动的力量,基本都是借助惯性来完成,他每一次迈动步伐,都似借助着风力。这人虽然和大家一样漫步虚空,但他的功力消耗都远远少于诸人,认真的说,此人似乎有着一种非常奇特的习惯,即,不管干什么,都要以最节省体力,原力的方式去做。

“他手中的虚天诀是你的吧?”北凉甚谋回过身来,对吴庸道。

“确实是从我怀中掉出的。”

北凉甚谋转向血魔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但要表达的意思却已明白无误。

血魔站在那儿发呆,一会儿摸摸怀中的虚天诀,一会儿又惊惧地看着北凉甚谋挂着腰间的长剑,脸上露出挣扎的神情。

半晌,血魔的手终于伸向怀中,恐惧终是战胜了贪婪。

“慢!这虚天诀乃是我先发现,你一来便要走,哪有这么容易。”灭魂手突然出声阻止道。

北凉甚谋突然回身,腰间一抹寒光拔起。惊虹乍起,众邪尽皆脸上无色,那满天寒光令得天地为之色变。

那抹令天地为之色变的剑光来得快去得也快,一瞬眼间便已尽皆敛去,北凉甚谋白袍舞动,一柄三米长剑正指着灭魂手的咽喉,而灭魂手那两根可以夹金断玉的手指还保持着向上张开的姿势。#p#分页标题#e#

快,太快了!在场没有一个人看清北凉甚谋是如何出剑的,剑光乍起,便已直指咽喉,灭魂手那两根引以为傲的手指,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

在场诸人。或者功力比吴庸高者不少,但剑道上修为的却没几个能比得过吴庸。以吴庸的剑道修养,自然看出,这名叫北凉甚谋奇怪男子,出剑速度,已达到人所有能达到的极限。出手先后,对他这种人来说已没有任何意义,什么抢占先机对此人也根本无效。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我只会一招,只出一剑,只要谁能接住我这一剑,这一本虚天诀就是你的了。”北凉甚谋淡然道,然后慢慢的收回了长剑。

“当真?”归一散人瞧了一眼灭魂手,惊疑道。

“当真!”

“好!”然而归一散人这爽快的话还未说完,便听见身畔传来咕咕的声音,循声望去,去见灭魂手一手捂着喉咙,一手指着北凉甚谋,眼睛瞪得大大的,那咕咕的声音正是从他喉中发出。

“你有什么意见,灭魂手?”归一散人瞥了一眼灭魂手,冷冷然。

“你……你……”灭魂手脸中满是恐惧,在众人惊骇的眼中,灭魂手捂住喉咙的手掌中大量血水汩汩而出。那颈上一颗头颅猛然向一侧偏,从肩上滑了出去,一股血水从他光滑的断颈之处猛然喷出,然后,他那直挺挺的尸身才从半空中摔下。

北凉甚谋,那一剑虽未刺中他的脖子,但剑气却已割断他的喉咙。在场诸人都已为北凉甚谋剑下留情,却不知那灭魂手在一会前便已是死人一个。

一股轻风在在空中吹过,掀起几片雪花,一股寒意笼罩了整个森邪峰,所有目睹这一幕的人,不禁在心中打了个寒噤。

阳阴散人脸上的得意已荡然无存。只剩下无尽的恐惧。

“那虚天诀,我不要了。”归一散人仓惶道,脸白若纸箔。

归一散人连同他身后那七人齐齐向后退去,但北凉甚谋却是看也未看他们一眼。

“小心!”

北凉甚谋此时正好背对着归一散人等人,从吴庸的角度正好看到归一散人奔逃途中忽然回过头,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同时回身弹出一记闪烁的黑芒。

眼见那记黑芒一瞬眼便已射至离北凉甚谋不足一米的地步,但北凉甚谋却依旧一动未动,吴庸不禁着急起来。然而怪事发生了,那粒小指大小的黑芒在离北凉甚谋三寸左右突然左右错开,分为两半,接着又自上下错开,又分为两半。一半,一半,又一半……

那粒黑芒居然硬生生的一分为数百上千的黑点,四射开去。

轰轰轰!!!

那一点点黑芒射入一座座冰峰,所触之处,完全粉碎。

就在此时,北凉甚谋突然回过身来,右手握住的剑柄处,迸射出冲天剑气,那剑气乍现即敛,但数百米开外,归一散人等人突然顿住。接着身体便如同那粒黑芒一样,分为几半,洒落一篷鲜血,自半空落下……

“给你!”血魔一把抛出那灸手可热的虚天诀,如同抛掉一块烫手山芋,随后头也不回,几个起落,消失在茫茫山峰之中。

北凉甚谋,手一抬,那本虚天诀便激射入他手中。

“你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听到北凉甚谋的声音,众邪争相奔逃,一会间便逃得干干净净。如同从未出现过一样。吴庸不禁感叹,这北凉甚谋之威,竟然一至若斯。

“给你!”对于众邪拼头争抢的虚天诀,北凉甚谋弃若敝履,竟是瞧也未瞧上一眼。

“为什么?”待诸邪都走得干净,吴庸问道。

“什么为什么?”北凉甚谋抬起头,看着吴庸,一举一动之间,自有一股潇洒、散漫之意。

“为什么要帮助我一个陌生人?”吴庸并不认为对方会无缘无故帮助自己。

北凉甚谋弹指一抛,那众邪争得头破血流的虚天诀便被他抛向了吴庸,随后转过身,自顾自踏着虚空,向远处走去。

“因为你也是一个剑客。”北凉甚谋的声音从前方幽幽的传来,带着一股难言的寂寞。

“因为我也是一个剑客?”吴庸细细的品味着这句话,待再抬头时,已看不到那名神秘剑客了。#p#分页标题#e#

“这个少年,今后在森邪峰,由我罩着了。谁人敢动他,便有若此峰。”北凉甚谋的声音像幽魂一样在森邪峰上空飘荡,但吴庸却知道那只是他事先的留音罢了。

那话音一落,一抹剑光从天边袭来,乍现即敛,良久再无声音,四野里一片静悄悄的。

轰隆隆!

突然。吴庸前方,一座千米高的山峰突然齐腰而断,山腰以上的部分从山体上斜斜滑下,摔落山谷,回音良久方回。

天地更加寂静与萧冷了,只余呼呼的风声在空中转来转去。

只会一招,只出一剑。

剑道至此,已可谓达至顶峰了。吴庸静静的站在空中,望着北凉甚谋离去的方向,突然有了一种明悟。这人修剑已踏入一个偏道,而且已经修到了这个偏道的极致,修剑至此。已无所谓正确与否了。此人声称,只会一招,只出一剑,但这一剑,又有何人可挡。

一招即出,一剑即递,不死敌死,便是我亡,这乃杀道之剑!

北凉甚谋出剑的情形,吴庸试想自己面对这一剑的情形:一抹剑光横空出世……

冷汗自额头滚滚而落,这一剑,吴庸既是自认必死。这一剑,已经强悍到,完全无视对方的招式,一招毙敌的境界。

“这人到底是何人?居然可以把剑,修到这样骇人听闻的境界。”吴庸喃喃道,仰首向天,一时发起呆了。

良久,吴庸叹息一声,向着南方而去,这个冰雪的世界,不适合他呆了。

路上经过一座座山峰,无数道神识在他身上扫过,马上潮水般退去。北凉甚谋之威,竟然一至若斯。

半天之后,吴庸终于走出了这冰雪的世界,站在雪域边缘,一半是冰雪,一半是那苍莽的天地,而在冰雪与大地之间,一道灰色的身影,傲然而立。

那灰色身影转过身来,一头灰色长发飘起,露出一双没有一点黑色的颜白。那人微笑着,看着空中踏步而来的吴庸。说道:“我们,又见面了。”

在这人转过身来的刹那,吴庸心神狂震:“是你……浑邪虚空殿右护法。”

灰袍人点点头,缓缓的伸出右脚,踏上虚空,一眨眼间,便从原地消失,出现在吴庸身前不足一十米处,这种由极静到极动的变化,看得让人难受之极。

“你没死,道主很生气。”浑邪虚空殿右护法语声没有一点起伏变化,就像一具没有思想没的感情的行尸走肉。

吴庸冷哼一声:“你们倒是聪明。为何刚刚不动手,却等到我快离开这里,才出现?莫不是惧了北凉甚谋。”

灰袍人很坦然的点点头,漠然道:“他的剑道太极端,我不想和他拼命,也没有必要。”

“你出手吧。”吴庸不欲再多言,竟然明确对方的意志不可动摇,自是准备随时应对对方的攻击。

灰袍男子抬起头,漠然地看着吴庸,长剑从右边宽大的袖袍中递出,长剑虽未出鞘,但吴庸却听到一声清越的剑鸣。

一柄灰色剑鞘从空中弹出。浑邪虚空殿的右护法已消失在了原地。

没有细看,灵识之中感觉到一抹犀利的剑光已贴近身体,吴庸长吸一口气,身体立即变得轻若纸屑,随后向后荡去。

吴庸原本立身之处,浑邪虚空殿的右护法现出身来,他右手倒握着剑柄,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拿着剑。

灰袍护法抬起头,眼中闪过一抹奇异的光芒,随后头微一低,吴庸一方,又一个灰袍护法出现。一剑向上一抹,一道灰蒙蒙的剑气破空而至。

但吴庸的“风雷步”已能十成十的发挥威力,只是一丝的风力,便已让他借势飘荡开去,那抹剑气自是斩空。

右护法长剑一收,向身畔一扫,便自不动,便吴庸已感觉到,那只是一具残影,他本身早已不在原地。

身后一缕剑气无声无息的袭至,但依旧从吴庸下方吹过。

一剑又一剑,连绵不绝。那剑上散发出的古怪雾气飘散开来,空气中带着一股腐蚀的味道,虚空之中,出现了十多个灰袍人,一个灰袍人刚刚消失,又有更多灰袍人生成,每个灰袍人都保持着一人不同的挥剑姿势。

然更加诡异的,却是吴庸。那已不是人体所能做出的动作,身体曲折飘荡,便真如一张纸般,按任意角度折曲。右护法上千剑出手,却是连一剑都没有得手。#p#分页标题#e#

“你这是何种武道?”右护法的声音在空中回荡,一字吐出,另一字却又换了个方向。

吴庸从这人语气中首次感觉到了一丝情绪的波动,那是一种极度的郁闷与无奈。

“风雷步。”吴庸随口道出。

突然之间,满天的幻影消失殆尽,吴庸身侧不远处,灰衣男子现出身来,一袭宽大灰袍随风舞动。

“有此绝世身法,你已立于不败之敌,我的剑,再强,也无法伤你。”说罢,随后一抬,那抛出的剑鞘从地上飞起,径直没入他手中。

呛!长剑入鞘,灰袍男子头也不回的向森邪峰深处走去。

“待我收敛剑气,再无一丝剑气泄出,自会再找你的!”

声音渺渺,但人踪已无……

本站访问地址http://www.ziyouge.c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