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W3O全本小说网-免费热门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 科幻灵异 > 一夜冥妻 > 番外(免费)

番外(免费)

一夜冥妻 | 作者:秦受吃白菜 |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时间如天空飘动的云彩,眨眼万年。

远古战场早已结束。再动人心魄的战斗,也终有埋藏于历史大地的那刻。甚至于那段让人铭记的画面,都成为了一段传说。

许多年后,就连事件的亲历者都已经不在,他们或者长眠于此,身死道消,或者逆转轮回,击破命运,去了那虚无缥缈的传说之地。

但没有修士知道是真是假,或许他们都已经死了。只有那些亲历者的子嗣,偶尔看向天空时,才会露出敬重之意。

他们好奇,万载时光之后,那曾经叱咤鸿蒙的周远,现在究竟身处何方,又立下了何等功勋。

神界,东洲,金玄城。

作为东洲数一数二的大城,金玄城人口亿兆,繁荣无比,城中心之地更是寸土寸金,一栋房子价值甚至超过一尊大帝级奴隶。

然后就是在金玄城中心,却有一片气势宏伟的建筑群,楼宇千罗,高塔冲宵。它好似一尊古神,横亘城中。

每个路过之人,都忍不住投去羡慕敬重之色。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片建筑只属于一个人,金玄城主。

只要他在,金玄之城便是整个东洲最安全之地,无人敢于作乱。

此时正是正午十分,天空烈阳似火。就连最不怕热的鸣蝉都停止了聒噪,城主府内更是一片安宁,然而再热的天,都阻止不了府中湛清的池塘边,绿荫树下,两个孩童的争吵。

“六哥,你大错特错。我们父亲是最厉害的,他是最强的金玄之体,”一个孩童猛地站起来,看着面前另一孩童,一本正经的说着,眼眸里满是崇拜之色。

“为什么?”那略大的孩童问。

“这很简单啊。”小孩童一脸自豪道:“母亲说过,金玄一族过去可是被当作奴役四处贩卖的,是父亲他几乎一己之力,逆转了整个金玄族被奴役的命运,让所有族人重获自由。”

“还有呢?”那六哥笑眯眯的说道,似乎不急于反驳。

“父亲建造了这金玄城,让此地从无到有,千年时间就成了东洲最大的城池之一。”

“嗯,继续说下去”

“父亲实力惊天,是同龄一辈的最强者,他的冰焰仙诀无人敢招惹,东洲之皇都要承认金玄城的存在。”

“所以父亲就是东洲最强的修士,六哥你怎么可以说是旁人!”孩童说完,气呼呼的鼓着嘴巴。

稍大孩童此时带着笑,不慌不忙。

“小弟,我知道父亲很强,但东洲最强的绝对是东帝皇大人,否则你告诉我,父亲为何只是城主,而不是东洲之主?”

孩童瞬间傻眼了,他似乎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

两个孩童看起来都六七岁大小,心智初开,对这个诺大的世界,各自不同的认识,都几乎源于旁人。

他绞尽脑汁也想不通这一点,不由得抓耳挠腮,面庞通红起来。

“父亲若最强,为何他不是神界之主?虽然现在神界无主,但最强者一定可以统一神界对吧。”稍大孩童步步紧逼,看着面前孩童惊慌失措的表情更加得意。

他拍着弟弟肩膀道:“弟弟,虽然我也知道父亲很强,但这世上比父亲强的人还有很多,太多了。”

“不,妈妈告诉过我,父亲就是最强的,妈妈说的一定是对的。”小弟咬着牙,眼睛通红,看起来不服气,又要哭的样子。

最终他还是绷不住,终于大哭起来。

“喂,你别哭啊,要是小桃姨娘看到你哭了,还不以为我欺负你。行了,父亲是最强的还不行吗?”那六哥也顿时慌了,赶紧过去劝。

“你们两个臭小子,到了时辰不来修炼,却是躲在这里打闹!”

一声闷哼好似洪钟,说话之间一道黑影走过来,一把将两个孩童都提了起来。

“族长伯伯我们错了,求你千万别告诉父亲和几个额娘。”两个孩童看到这白胡子老头,却都吓的噤若寒蝉,赶紧告饶。

“哼,你们现在乖乖胡师傅那里跟着修炼童子功,不偷懒的话,我就答应你们,去吧。”

老者吓跑了这两个孩童,笑了笑,突然一拍脑门,赶紧朝着城主府内,最大的一座大殿而去。

殿宇之中,我盘膝而坐,脸上微微带笑。#p#分页标题#e#

刚刚两个孩子之间的对话,我听得一清二楚,却并不打算介入其中。

直到片刻后白须老者前来,我才微笑着站起身来。

“族长,您来了。”

“说多少次了,别叫我族长,叫我三伯就行,如果不是你死活不要这族长之位,你早就是金玄一族的族长了。”老者笑着摆摆手。“我这次过来,是来送这百年的五行神草,日子太舒服,差点忘了。三千年的繁荣日子,过去真的是想都不敢想,这多亏了你。”

“你我同族同源,族长你说这话就见外了,而且我和夫人朋友刚来的时候,金玄一族也帮了我许多。”我接过储物袋子,将它放入空间之中。

“你妻子的病,最近好些了吗?”

闻言我笑容瞬间敛去,摇了摇头。

虽然老者没有问哪个夫人,但我知道他说的是妘幻琴。

在鸿蒙大陆时,妘幻琴便已经表露心仪,希望我接纳众女,不要让诗蕊,小桃,白素素等人苦等一生。

但我没有立刻答应,直到飞升神界,我开创下一片疆土,才耐不住幻琴的叨念,加上对诗蕊等人的亏欠感,和众女都成了亲。

但我却没有想到,就在成亲之后不久,一个仇敌阴魂不散,向我亲人出手,虽然最终被我灭杀,却伤了妘幻琴,让她至今没有痊愈。

“哎,尊夫人他真是命运多舛,这里是我这些日来搜集的上古丹方和药物,希望能略尽绵力。”老族长叹了口气,随即又递来一些物品,我赶快谢过。

老族长走后,我目光扫过那些药方神药,叹息着一股脑丢入了空间之内,并没有打算尝试。

妘幻琴病后,许多亲友都在寻找可用之物,不过效果微乎其微,甚至可以说徒劳无功。

因为妘幻琴所中的是极火之术,火毒极强,连我的冰焰仙法也只能控制,无法祛除,更是无药可医。

除了那传说中的冰凤之血。

但冰凤早已不存于世间,希望渺茫。

想到这里,我不禁想到了诗蕊。

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如何。

诗蕊和妘幻琴情同姐妹,在幻琴受伤后,她始终陪伴左右,禅精竭虑,却无能为力。

不久后,诗蕊不辞而别,她给我留下字条,发誓一定要寻找到医治之法。

这一断联系,便是百年。

我摸起一块玉佩,轻轻抚摸。这里存有诗蕊一抹神魂。玉佩光润,证明诗蕊依然完好的活着。

收起心思,我飞腾而起,目光如电穿透万里,扫向四周神州。

老族长走之前,告诉我有探报最近东洲妖气升腾,似乎有妖穿过了结界大阵。

神界妖族和人类更加不容,穿透结界而来的,十有**都是祸患。

“哈哈,周远,你小子是怎么发现我的,既然感应到,还不过来接我。”

然而此时远方虚空一声大笑,妖气凝集。

我哭笑不得,这穿越之人我瞬间知道了身份。

“熊帝兄,就算旁人不接,我也一定会来接你的。”我大笑一声,身体冲出金玄城,放开护城大阵,请熊帝入内。

“你的好酒呢?”熊帝已落下来,便舔着嘴唇四周张望。

我微微一笑,这熊帝便是我在鸿蒙大陆时,在妖族之地沟通的妖帝,当时我俩为了妖族之事吵得面红耳赤,却也各自欣赏,结下了一场情谊。

而到了神界,熊帝更是得知我的消息后,千里迢迢从妖界山过来见我,我俩也在相互帮助下感情不断促进,现在可以说是患难之交。

“别的没有,好酒管够。”我一挥手,重峦叠嶂术化作千万条气息,落在酒坛中,瞬间凝结的大量美酒,我将酒坛送入大殿之中,顿时香飘千里。

熊帝闻着酒味,就好似看到了蜂蜜一般,眼睛都冒着金光。

“不过喝酒之前,我还有点更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办。”但熊帝居然没扑过去,反而擦着嘴角,神秘一笑。

我微微一愣,熊帝这家伙嗜酒如命,每次来都先喝个三天,这次居然还能忍住,究竟是什么大事,能让他忘乎所以。

“好久没见,我也手痒许久了。”熊帝哈哈大笑,身体猛地冲出来,一双蒲团般的大手就挥舞向我的肩膀。#p#分页标题#e#

神帝出手,势如雷霆劈落,大殿一阵轻颤中,风声直拍我的面庞。这还是在坚固无比的神界,如果换做鸿蒙大陆,熊帝这一巴掌,就足以让整片大陆崩溃!

我微微一笑,双脚稍稍后退半步,云淡风轻。

大量的冰焰之花,在我身体四周弥漫,随即绽开。

万道花瓣,五光十色,绚烂无比,好似无边花海。

如果有鸿蒙强者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无比震惊。

因为我当初的一道冰焰之花,现在竟然幻化出了无数,冰焰之术我早已突破第十层,冰焰之花也已经从一朵变成了千朵。

而威力更是万倍!

我双臂挥起,顿时四周变成花的海洋,每一片花瓣,都蕴含着无穷威力,铺满天地。

熊帝双掌抓过去,顿时落在了这无数花瓣之上。

我眼眸一凝,顿时风卷花瓣,左侧化为一片火海,右侧则冻结成一片冰霜。

砰!

冰霜火焰和熊帝一双巨掌接触,瞬间爆发出巨响,好似天裂之声。

“哎呦,最讨厌你这冰火之术,老子的爪子。”旋即熊帝怪叫一声,手掌拍碎了不少花瓣,一双熊掌却也一个冒烟,一个泛霜,他赶紧后退。

随即熊帝看着我,眼睛陡然一亮。

“你小子隐藏的够深,现在修为已经接近神帝了吧,这些年来,神界始终没有你的消息,居然韬光养晦,修为提升了这么多。”

神界之中,在大帝之上,还有神君,神帝和神皇。神帝已经是神界的顶尖强者。

“这还不是你给我留面子,否则我这点雕虫小技,还不全被你破了。”我笑了笑,和熊帝对桌而坐。

“你可别谦虚了,你这冰焰之术,就算我能破解,也弄得一身伤,但谁不知道,你小子最强的是五行规则之术,还有那糁人的掌法。”熊帝摆了摆手,抓过一坛美酒,仰头便喝,毫无形象的样子,谁能想到他是妖族数一数二的神帝。

随后熊帝擦着满是酒渍的嘴巴,朝我嘟哝。

“真不知道,你的冰焰之术”

“你们不够意思,喝酒不叫我。”这时外面传来一阵笑声,**飞身而来,身后还跟着顾德顺,匡古和尹昭等人。

熊帝和**等人同样熟识,打过招呼之后,我们便举杯畅饮,期间谈起这些年来神界各种秘闻趣事,众人也都笑个不停。

来到神界已经万年,众人的修为也大幅提升,酒宴从午时摆到夜晚,去也没有停息的打算。

“周远,”熊帝满身酒气,踉跄的走过来,傻笑道:“如果你我终有一战,是你死我活,你会如何?”

“为什么要战?一起喝酒不好吗?”

“如果真有那天呢?”

“熊帝,你小子真是扫兴,快过来继续说,你们妖族那三大美女的事。”**此时笑着走过来,一把将熊帝抓走了。

我笑着摇摇头,这小子到了神界也不安分,之前还搞了一个东洲城主的女儿,当时我们根基未稳,差点害我们丢了命。

这家伙真是视色如命。

不过熊帝刚刚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接下来三日,我大排筵席,畅饮不断。

熊帝好容易穿过结界,来到人界这边,即便他是神帝修为,依然颇不容易,当然要盛情款待。

但天下无不散筵席,三日之后,我和**等人在结界处送别。

“说实话,我真的不愿有一日兵戎相见。”熊帝走之前,回头看我,目光别有深意,随即大步而走。

“这家伙,这次来感觉心中有事,说话古古怪怪的,答应给我寻找个妖族美女认识,也不知道记住了没有。”**没心没肺道。

我皱起眉头,熊帝两次说道交战,难道人族与妖族绵延数十万年的和平,出现了问题。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神界最大的两族一旦交手,整个神界都会陷入无尽的混乱漩涡之中。

不过熊帝走后十几天时间,都没有传来任何两方交手的预兆,我也渐渐松下心来,或许那只是熊帝杞人忧天而已。

然而好景不长,熊帝走后二十天后,金玄城泛起了乌云,细细看去,那遮蔽天日的不是云朵,而是密密麻麻的神界之兵,每一个都有神君以上修为。#p#分页标题#e#

一个全身散发黑色光辉的强者,从人群之中飞下,他眼眸似电,带着俾睨天下之势,声音好似洪钟大吕,洒遍整个金玄城。

“东帝皇有领,所有金玄城帝君以上强者,随即接受征召前往隆城。违令者死。”

此言一出,全城骚动,所有人色变。

神界五洲四海,妖族占据北州南疆,而东洲隆城,正好是与北族妖族的交接之城。每一次的征召,都预示着战争降临,流血漂橹,无数亡魂丧命。

难道要妖族和人类又要起战端?

而与此同时,那黑甲强者,已经来到了城主府中,他手持金券,当着我们宣读东帝皇的旨意。

众人听了愤怒异常。

“上一次我金玄一族答应为奴,是因为你们答应过我们,就算与妖族争斗,也不会将我金玄一族算入其中。”白须族长愤怒的敲击着手中拐杖。众多金玄族人也大声怒吼。

我早已知道,金玄之体其实算不上人类一族,乃是天地初开时,一滴落在大地的金色鲜血凝结而成。

“呵呵,确有此事,但那又如何?”黑甲将军笑的随意。

“你,你们不能不讲信誉吧,这条件是我们金玄历代族人,靠着鲜血换来了。”一个金玄族人怒道。

“就算东帝皇大人不讲信誉,你们又有什么资格与他谈条件,难道你们想抗旨不遵?要知道那是什么后果!”黑甲大汉冷笑,让所有人不甘愤怒,却说不出话来。

就如同我第六子所言,在东洲之地,东帝皇便是天,反抗他的人只有死。

他本可以说得委婉一些,甚至扯一些虚假谎话,但他却根本没这打算,因为东洲无人敢违抗。

“周远,还愣着干什么?跪下来接旨。”黑甲大汉转而看向我,冷峻道。

所有人面色一变,目光带着疑惑惊惧。

东帝皇承诺金玄一族置身事外,现在却撕毁承诺。我是一城之主,按照惯例可不跪东帝皇,但他却偏要我跪下,这无疑是一种挑衅,亦是打压。

“似乎东帝皇没要求我跪下吧。”我平静道。

“同样没有要求你站着接旨。”

“听说这金玄城,如果不是被我占据,你便是此地统领?”

“呵呵,你以为我公报私仇?”黑甲大汉冷笑。“没错,你猜对了,但我现在最后一次问你,你跪是不跪!”

他一言既出,散发出神帝之威,天空万千强者,搅动着乌云压顶,以东帝皇的威势压我。

“你真要我跪?”

“没错。”

“就怕你承不住。”

我冷笑一声,已经有了主意。

我踏出一步,天地变色,昼夜轮转,世间万物都晃动不休,仿佛我碎了这天地,大地变为一片黑土。

这黑甲大汉哇的喷出一口鲜血,倒飞落地,竟然承受不住我的一步,更别提下跪!

“你住手!”看我继续弯下膝盖,黑甲大汉再无嚣张,满眼惊惧,他抬手示意我停下。他能感觉到,如果我继续下去,他将死无葬身之地。

但他可是神帝啊!几百年前,我还只是神君,怎么可能如此?

但事实面前,他却也只能吐血承认,甚至求我。

讽刺无比,刚刚他要我跪下,现在却惶恐无比,要我起身。

“狗奴一个,胆敢假传圣意,周远我帮你杀他。”

此时天空飘起一阵雨丝,伴随着一个冷漠声音,虽然不大,却让所有人震动,那些修为微末之人,随即跪倒在地,高呼东帝皇。

“东帝皇大人饶命啊。”那黑甲大汉神情大变,失声求饶。

然而淅沥雨丝落下,几滴雨水打在那大汉身上,那黑甲大汉未吭一声,身首异处,全身化为一滩水渍,就连盔甲都碎成粉末。

随即一个白发男子,落在了我的面前。

“周远,许久未见,你的道念提升了。”男子笑着看向我。

“东帝皇大人,你要我等去隆城,是否代表开战?”我问道。

“打赢我,我告诉你全部。”东帝皇笑了笑,身影猛地闪出,我同样上前,和他化作两团光影。

两个童子此时趴在一棵千年古树杈上,看着这一幕,大气不敢喘。#p#分页标题#e#

砰!

两道身影碰撞在一起,随后同时后退。

众人震惊无比,我和东帝皇竟然平分秋色。

我的第六子,此时更是瞪大眼睛,小儿子则兴奋的涨红了面庞。他一直坚信他的父亲便是世间最强者,而我此时证明了这一点,我不弱于东帝皇。

东帝皇传音入密,将一切告知。

在这期间,我神色越发凝重,不断点头。终于明白两者之间突然出现的问题在哪。

“给我十天时间,如果我做不到,我不会再阻拦你和妖族之战。”我听到最后,突然捕捉到一丝信息,身体突然激动一颤,随后平静下来开口。

“可以。”东帝皇洒脱无比,答应后立刻转身离开。

半日之后,几道身影飞出了金玄城,直奔隆城外的无尽荒原。

“悠闲了这么多年,也该重回战场,经历生死了。”**大笑,没有一丝恐惧。

“是啊,这几百年毫无趣味,我都无处实验我的傀儡之术。”顾德顺也嘿嘿附和。

我们众人再度聚集,同赴险境,这给了他们不少回忆。

“不过周远,你为何会趟这浑水,冒风险作此事?”匡古看向我,疑惑道。

“因为冰凤精血出现了。”我没有隐瞒,众人神情都是一紧。

“怪不得,这一次我们兄弟,不但要杀个痛快,还要把妘幻琴治好。”**爽朗大笑。

“没错,无论鸿蒙还是神界,又有谁能阻拦我们的脚步。”

我看着远方虚空泛起的烟雾,眼眸同样闪过希冀,身体一阵火热,往昔的激情岁月,再度弥漫心头。

“嗡!”而就在此时,我笑容顿时一变,猛地将玉佩抓在手中,看到玉佩闪烁的光泽,我面色大变,陡然加速。

“周远发生什么了?”看我急速离开,**等人都是吃了一惊,赶紧加速。

“是诗蕊的玉佩,她有危险。”

我只留下一句,便速度再度猛增,眨眼消失在了云层之中。

“小娘皮,你还是乖乖认命吧,你一个弱女子,根本拗不过我们三个,幽冥皇子看上你,那是你的造化。”

一片黑雾笼罩的山林之中,一个纤弱的女子落地,嘴角挂着斑斑血迹。

“你们休想!而且你们最好立刻滚蛋,我是金玄城主周远的妻子,惹恼我夫君,你们全都要死。”

诗蕊捂着肩膀,恼怒的朝面前三个神君喝道。

“哈哈哈。”三人闻言顿时笑的前仰后合。“小娘子你开什么玩笑?幽冥皇子是什么人?就算东帝皇也要敬之,什么狗屁周远,若是见到皇子殿下,恐怕立刻下跪,屁否不敢放一个!”

诗蕊银牙紧咬,面色苍白。

别说她已经被偷袭重伤,即便完好,这三人的修为也全都强过她,她无路可逃,只能寄予奇迹。

否则被他们抓到,自己生不如死!

轰!而就在他们说话之间,远处山峰猛地发出一阵轰鸣,诗蕊顿时眼前一亮。

连绵千里的山脉炸裂开来,好似地震一般,一股剧烈的能量波荡直冲天际,随后化作一圈圈涟漪,奔腾四周,震碎虚空,晃动乾坤。

这三个大汉眼露惊恐,身体一阵歪咧,他们惊惧转头,瞬间失神。

“该死,那小娘皮要跑,抓住她。”

然而他们回过头来,却看到诗蕊的身影,不要命的朝着那能量波动之处快速而去,不由得面色一变,猛地追去。

“啊!这是什么?”然而三人始终慢了一步,看着诗蕊头也不回的冲进了那冲天之光撕开的空间裂缝之中。

他们面露惊诧,这空间裂缝逐渐展开,化作一道悬浮之门,金光闪闪,散发着无穷空间气息,好似大门之后,藏着另一方天地一半。

咻!

就在他们惊讶之时,一道身影好似惊鸿而来,陡然落在了他们不远处。

“神帝强者。”

感受到我的修为,三人顿时有些惊惧,正要说话,我却眼眸一寒,一扬手将他们抓在掌中,搜魂的瞬间爆碎了他们的魂魄。

“该死,没想到东帝皇所说的神界战场之门竟然在这开启,还连累的诗蕊。”我有些恼恨,神界战场内危险无比,就连神帝都有殒命可能,诗蕊重伤之体,却贸贸然闯入其中。#p#分页标题#e#

我试着如同诗蕊一般进入,却三次被金色大门阻挡。

这大门成型之后,越涨越大,瑶瑶升天,在远空化作一道庞大无比的金色大门,好似烈日骄阳,朝所有人宣告他的降临。

“周远。”**等人随后赶来,我们一同看着这金色大门光华四溢,不断凝结完成。

“诗蕊暂时无碍。”我看着手中玉佩,那闪烁之光虽然微弱,但趋于平静,才渐渐放松。

“看来,不管是为了那冰凤精血,还是你的瓶颈,亦或者诗蕊,我们都要去这神界战场走一遭了。”**舔着嘴角。我们三人都沐浴在金色大门光芒之中。

“你还少说了一样,那狗屁幽冥皇子,竟然派人抓我妻子,这神界战场他一定会来,倒时候我要亲手宰了他。”

“幽冥皇子,可是幽冥帝君的孩子,周远你真的要……”匡古等人听了都是有些吃惊。

“找到冰凤之血,我的冰焰仙术也可以提升到满层,幽冥帝君又算得了什么。不过就是战罢了,我周远这一路走来,还从未畏惧过什么人,也是时候再征战一番了。”我不禁仰头笑道,毫不在意。

眼看金色大门成型,我们几人头也不回,冲入其中。

沉寂这么久,也是时候回到生死的热血考验中了。不管未来有怎样的考验和磨砺等待,我只有热血沸腾,并无半点惊乱。

因为这便是我的宿命,也是我生命的意义所在。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