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W3O全本小说网-免费热门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 武侠仙侠 > 武动江湖 > 第280章 流水桃花月还淡

第280章 流水桃花月还淡

武动江湖 | 作者:丛文天下 |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浓黑的寂静渐渐散开一线,依稀可以看到残破的墙垣,一匹白色的战马,被鲜血染成了红色,马儿的腿上,腹部皆是受了重伤,滴血不断。

马儿的背上面还有三个人。

然而场面固然悲凉,月色依然十分的黯淡,两边的房柱早已残破,门上的雕花也已模糊,只有那一身的血色是如此的引人注目,马儿使劲的在前面奔跑着,它们宛如一头头蹲踞着的上古巨兽,岁月早已将当年的奢华辉煌化为尘埃,只剩下支离的骸骨,仍然森然伫立在黑暗深处,就是给人这样的感觉。

在这条残破的月色中,残破的砖瓦都斑驳陆离,残破街道向前延伸开去,一直没入渺不可知的黑暗。马儿趟着鲜血向前奔去。

这仿佛是遭劫后的世界,到处落满数寸深的尘埃。

这是朱元璋义军和蒙古兵掠杀过后的一天晚上。

天空中是沉沉的黑暗,没有光,也没有风。整条街道只有马儿的踏蹄的声音。

只有无尽的哀伤和惨淡的月光,仍在簌簌落下,仿佛这场暗黑之雨已经下了千年之久。义军和元兵大战过后人们早已逃离这里,战争给人带来的只有哀伤和绝望,家破人亡!

马儿闯过了残破的街道,在一条河水清溪中将冷般和她的女儿扶下。

方夜到底是没有追来,她也没有机会追来。

冷天在自己大哥的胸口三处点了几下,冷般痛苦的表情才得以消除。

瞟了瞟女子,冷天叹息一声,从怀里取出了一颗丹药放入女子的口中怜惜的说道:“置气丸,只能保你三个时辰的气,三个时辰之后就听天由命了,叔叔也救不了你。”

闻言女子黯然神伤的眼神中闪出一丝的宽慰。

“我爹呢?”女子轻轻的问道。

“大哥的情况比你好一点!”说到这里冷天的表情是如此的严肃,与这潺潺流水,与这静谧草原格格不入。冷天转身离去。

“这是哪里?”女子轻轻的问道,可是没有人回答她,父亲早已陷入了昏迷的状态,因为这样才能减少痛苦。

“难道我真的已经死去,这里便是轮回的炼狱?”

突然,一阵清晰的水滴流声,从这个死寂无声的世界传来。这时她才发现这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

女子仰着头,张开小嘴呼吸着这个宁静的世界,可是就在这时那具本已麻木的躯体正在恢复知觉,一股腥咸而温暖的液体正倒灌入喉。

那仿佛是一道灼热的火焰,瞬息之间已游走遍全身,将她凝固的血液点燃。

女子感觉到一阵剧痛,来自腰间,那是她为父亲挡住剑的地方,是哪里救了她的父亲。

她霍然睁大了双眼。

一只苍白如纸、瘦弱见骨的手正悬于她的嘴前。

瘦如材骨的手腕上,一道直线形伤口蜿蜒而下,血红的鲜血从伤口中点点滴落,坠入她的唇中。

她霍然明白,自己恍惚中感到的那股腥咸的液体,便是冷天的鲜血!

她骇然,正要挣扎起身,但身体却在剧痛的折磨下,丧失了最后一丝力气。她用尽全力,也无法挪动。

她随着眼泪的躺下,将血红的嘴闭上了,这时鲜血下落的斑点溅在了她的白色绸衣上,可是一道极细的血痕偏离了方向,沿着她的下颚竟然往上流淌着,她被迫张开了小嘴。

“别动!”声音中满是被冒犯了尊严的愤怒。

这声音无比沙哑,仿佛冷天是如此的痛苦,一只同样苍白的手已紧紧卡住她的脖子,将她的脸强行转回原来的位置。

血红的血继续落下,但她的双唇已紧紧闭上,任由血液从她脸上滑落。

“不要了!”女子呜咽着。

女子抬眼望着冷天苍白的面孔,只见他飞舞的银发在黯淡的阳光下显得格外惨白和痛苦。

“愚蠢!”冷天焦急的眼中透出疯狂的怒意,点住了女子的穴道。

她一动不动了,同样是苍白的面孔在血雾中徐徐僵硬住,宛如一张被冰住了的水珠,随时可能破碎而去。

水声潺潺,飞扬的水珠在月光下激起一道道树影。

秋风萧瑟。

一会儿过后,冷天才止住。解开了她的穴道。

月光落如雨,熟悉的记忆涌上心头,这让她的心稍稍安定。她静静地躺在青石上,带着染红了鲜血的白衣在薄薄的一层积水中漂浮开去。

潺潺流水携着几点桃花,在在自己的视线中缓缓流过,再坠入下方的深潭中。她的束发不知何时已被解开,完全铺陈在大石块上,随着微风吹来微微波动着。

这些年来的风尘与血泪,都随着这桃花流水,杳然而去。

“你好饱休息吧,你父亲我会想办法的。”冷天呀咬牙说道。

“嗯!”女子仿佛睡着了。

冷天倚在旁边的山石上,无比怜惜地看着自己手腕的伤痕。他的眼中的怒气早已平息。

冷天随手撕下一幅衣带,包扎左手的伤口,冷天突然将衣带拉紧,手上的伤口也因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量而迸裂,冷天眼中的讥诮在那一瞬间化为刻骨的怨毒,一字字道:“大哥因为我嫉妒你,才导致了今天的大错。嫂子是我不小心误杀的,你要杀我的话我也不会拦你。”

一边的女子一怔。

冷天将目光从冷般挪开,投向远天,惨白的面孔掩盖了他急剧变幻的表情。良久,她平静下来,轻轻笑道:“今夜,我看到了人世间中最感人的一出戏。一个伟大的父亲,为了救自己的女儿,不惜承受天人五衰之苦,抛弃所有从容、和那个不为人知的身份,在危境中,汗抛头颅洒热血。而后,一个他的兄弟为了救大哥脱困,又独自在千军万马中,几度出入,舍身忘死。……”

他的语气中满是嘲弄,而女子的心中渐渐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父辈的恩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好像听到他说什么误杀?什么你要杀我?

女子想到这里一阵疼痛,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弱到了极点,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了,难道自己要死去了?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