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W3O全本小说网-免费热门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 科幻灵异 > 我在泰国刺符那些年 > 第二百四十六章:大结局|我在泰国刺符那些年_不哭逸

第二百四十六章:大结局|我在泰国刺符那些年_不哭逸

我在泰国刺符那些年 | 作者:不哭逸 |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走出大门的瞬间,我好像是走向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一股极强的能量波动袭来,我下意识的将手中的枪杵在了地面之上。

天台的那边,由莫名能量组成了一个五角星的法阵,此时的阿赞古登就这样凭空悬浮在法阵之上,看到我上来,他的脸上流露出了期待已久的笑容。

“你终于来了。”阿赞古登说道。

“呵呵。”我冷笑一声,说不出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心情,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阿赞古登时候的场景,以及他收我为徒时候的场景,当时我进入泰国古法刺符这一行,我也仅仅是为了赚钱罢了,从未曾想过有一天居然会经历如此如梦似幻的事情,这一切对于我来说,直到现在,我都认为他不是真实的。

但是,事实摆在眼前,我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那边,阿赞古登轻抚手中的骷髅头域耶,域耶上面散发着黑色的光芒,他看着我说道:“也好,原本是想将你们五人的灵魂抽离,然后助我完成神符,事到如今倒还减少了我不少的麻烦,只要抽了你的魂,再结合我的黑法,自然可以将我的境界提升到刺神符的境界。”

我的心中顿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刺痛,或许在我的内心深处,还是把阿赞古登当成我最尊重的师父,或许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与他为敌,不过到头来,这一战终不可免。

我将手中的长枪指向阿赞古登那边,轻喝一声:“做个了结吧。”

阿赞古登点了点头,随即盘坐于那法阵之中,他伸出左手食指,一滴鲜血好像具有生命一样从他的指间弹出,然后飞向手中那一枚黑色骷髅头域耶之中,随即大声的念动起了一窜震人心魄的经咒。

声音响起的瞬间,那骷髅头域耶之中顿时爆发出一股极强的邪气,成百上千的阴灵从那域耶里面飘了出来。

他们个个面容恐怖狰狞,全都保持着死时的模样,有的血肉模糊、有的身披红衣双眼血红、有的则是缺胳膊少腿,刹那间,天台上鬼哭狼嚎一片,犹如人间地狱一般。

如果我猜的没错,先前圣教大肆收集各种各样的尸体揭尸,除了用来提炼尸油和炼制人皮模特之外,最大的原因,应该就是帮助阿赞古登完成这样一种邪法,他将这成千上万的阴灵禁锢在自己的域耶里面,然后把他们当成自己的杀人武器。

那些厉鬼朝着我这边飞扑过来,个个张牙舞爪,我顿时感觉四周的空气都骤然下降了好几度,甚至连我的眉毛和头发上面,也凝结出了一层冰霜。

我挥动手中长枪,直接将那冲在最前面的一群阴灵打得魂飞魄散,如今的我在得到龙婆普度的传承之后,实力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程度,早已经不惧这些阴灵的攻击,但是那阴灵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如果我用这样的方式杀下去,一时半会根本就杀不完。

而且这些阴灵成为阿赞古登的武器也不是他们所愿,我如此大开杀戒,肯定会造杀孽,伤因果,所以,我在灭掉那冲在最前面的一批阴灵之后,决定不再用这种强硬的手段来击杀他们。

我将手中的长枪插在了旁边的地面之上,整个枪尖都没入那混泥土之中,随即我盘坐在地面之上,拿出了一直未曾用过龙婆普度的域耶。

这域耶乃跟随着龙婆普度十几年,居然是用曾经与龙婆普度齐名的一位泰国龙婆高僧的头盖骨所制而成,它本身都蕴含着极强的法力,加上如今被龙婆普度半神的法力滋润接近十年的时间,法力更是加持到一种恐怖的地步,龙婆普度在死前将这域耶传授于我,并传我当今世上最为霸道的麒麟超度法门,或许是因为龙婆普度早就料到了这样一天。

我同样弹出手指,一滴鲜血好似不受重力干扰一样从我的指间射出,然后飘到了那域耶之中。

随即,那域耶全身散发出金色的光晕,我闭上眼睛,开始念动麒麟超度法门的经咒。

此时,几名厉鬼已经咆哮着撕咬向了我的身体,但是却在他们触碰我身体的瞬间,便被一道金光弹飞,随即我体内迸射出一阵柔和的金色光晕,仿佛佛祖临世。

虽然我闭着眼睛,但是我却能够看到眼前的每一幕,而且看得非常的清晰,在我将那麒麟法门经咒念动的速度愈来愈快之际,我看到我周身出现了许多巴掌大小的金色麒麟虚影,他们交织在一起在我四周狂奔,最后形成一道麒麟旋风,奔向那漆黑的夜空。#p#分页标题#e#

整个夜空好似瞬间就被这金色的麒麟旋风照亮一样,他们一路奔向天际那边,而在这之后,则形成了一条金色的大道。

我看着面前那成千上万的阴灵,用着一种非常平和的语气说道:“去吧。”

他们好像全都听懂了我的话一样,没在朝着我这边冲来,而是全部跟在了那些麒麟的身后,朝着大道那边飞去。

这是黄泉路,我利用的是阿赞古登传授给我的麒麟超度法门,幻化出这样一条黄泉路,让这成千上万被阿赞古登操控的阴灵,有了一次投胎转世的机会。

那边,阿赞古登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他极力的念动经咒想控制那域耶中的阴灵,却是无济于事,最终,当那所有阴灵都走上黄泉路之后,阿赞古登手中的域耶传来嘭的一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龟裂成无数碎片,最后化成尘埃,消失于天地之间。

阿赞古登勃然大怒,似乎根本就没想到他苦心经营的数万阴灵就这样被我给全部超度了,他猛地站起身来,整个人悬浮于半空之中,浑身被黑色的符文覆盖,朝着我这边飞射过来。

我身上那柔和的金光也是在这个时候全部收敛于体内,我收起了手中的域耶,一把抓住了那旁边的长枪,龙翼一展,整个人飞向半空之中。

长枪上的金色符文突然从枪身上脱体而出,进而弥漫我的全身,对面,阿赞古登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我这边飞射过来,一股霸道无比的力量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心中默念法咒,长枪挑向阿赞古登那边,对方瞬间躲过我这一枪,犹如闪电一般闪到我的身后,一拳轰向了我的后背。

我整个人从空中落下,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我刚站起来,阿赞古登便再次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他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将我整个人举在半空之中,我低吼一声,浑身龙鳞暴涨,随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了阿赞古登的手腕,龙爪深深的刺入他的血肉之中。

阿赞古登或许是感觉到了那一股刺骨的疼痛,一把将我放开,然后后退两步,嘴里面念动了一阵经咒之后,两道庞大的身影突然从他的体内窜出。

那两道身影仿佛来自远古的神魔一般,足有三丈多高,其中一头手持巨斧,另外一头则是生有四颗脑袋,盘坐于半空之中。

我心中大骇,并不认识那手持巨斧的家伙是谁,但是那生有四颗脑袋的我可认识,他就是泰国第一佛四面佛。

不过,这肯定不是真正的四面佛,而是阿赞古登用某种邪法幻化出来的强大魔神,此时,那手持巨斧的家伙咆哮一声,手中的巨斧迎天朝着我劈了下来。

我急忙躲到一边,手中长枪飞射到他的头颅之内,直接将他的头颅洞穿,随即我飞过他头颅那边,一把抓住那柄长枪,反身又是一枪,直接刺穿了他的胸膛。

这怪物似乎并没有多强的力量,换种话说或许是我如今的力量已经强大到了一种逆天的地步,所以才会如此轻松的便把它给干掉。

但是就在此时,我没想到的是旁边的四面佛突然一掌拍向我这边,我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便感觉身体被他拍的四分五裂,我暗叫不妙,原来这两头怪物,那手持巨斧的只是一个幌子,真正厉害的,其实是四面佛。

我被四面佛重重的拍到了地面之上,甚至连整个大楼的天台都被拍的坍塌下去,废墟之中,阿赞古登脸上露出邪恶而且癫狂的笑容,在他看来,被四面佛拍了这一掌,我必死无疑。

却在这个时候,那废墟之中突然窜出一道黑色的身影,一条足有十丈长的黑色巨龙从废墟之中飞射而出,阿赞古登后退两步,他想收回那四面佛的时候,一切已经为时已晚。

我发出一声震天彻底的龙吟,整个人第一是幻化成一条神龙,一头撞向了那庞大的四面佛,我几乎没感觉到有任何的阻力,整个身体直接从四面佛的体内洞穿而过,当我的龙尾穿过之际,那四面佛已经彻底消失。

阿赞古登大怒,就这样用着一种几近喷火的眼神盯着在空中咆哮的我,此时在我的眼中,阿赞古登已经成了黑白的颜色。

我晃动着巨大的龙头,看着阿赞古登那边,然后一头撞了过去。#p#分页标题#e#

就在此时,阿赞古登那紧闭的那只眼睛突然睁开,一道恐怖至极的精光射向我这边。

阿尼逻之眼。

对于阿赞古登的这一招,我并不陌生,上次龙婆普度就是败在阿赞古登的这阿尼逻之眼之下,我知道这一定是阿赞古登的最强杀招,不得不引起重视。

我第一时间躲过了这一精光,那金光却是直冲天机,紧接着我便看到一道黑色的雷电从阿赞古登的眼睛里面射出,与天际相接,最后在天空中形成一道巨大的漩涡,一股死气从漩涡里面射出,最后笼罩我的全身。

我想逃,却已然来不及,我整个人都被笼罩在这一股死气里面,紧接着我便感觉自己的胸口莫名其妙的发慌起来,随即原本是神龙形态的我直接便会成了人形,然后我便看到我的皮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变得苍老干瘪,我的头发也是在这个时候变得花白,整个人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便从一个壮年变成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这一幕让我心惊肉跳,虽然先前也见过龙婆普度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但是当它正在出现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内心还是非常的崩溃。

我感觉自己身上的生命精气正在不断的流失,我甚至已经看到我身体变成一堆白骨的那一幕,这应该就是阿尼逻之眼恐怖之处,它能够让任何事物以极快的速度苍老,直到最后尘归尘、土归土。

就在我以为我必死无疑之际,那把黑色的长枪身上金色的符文突然再次跳动起来,然后交织成一道金色旋风射向我的体内,这一刹那,神奇的事情发生,我感觉那刚才流逝的生命精气再次回来,原本风烛残年的身体瞬间又恢复到了活力。

阿赞古登明显是注意到了这一幕,他脸色骤变,根本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我可不管他是什么想法,当时就抓起了那黑色长枪,全身被金色符文覆盖,我扑腾着龙翅,以极快的速度飞向阿赞古登那边,一枪刺进了他的眼睛里面。

阿赞古登恐怖的咆哮声传来,随即无数黑气从他的眼睛里面逃窜出来,我抽回长枪,后退十几步,那边阿赞古登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立于原地,黑气散尽,他整个人从空中落下,嘭的一声砸在了地面之上。

我慢慢的走了过去,再看那边阿赞古登的时候,他已经是苟延残喘,他就这样用那另一只眼睛看着我,而那阿尼逻之眼已经变成一个血洞。

他好似已经没有了法力,整个人犹如废人一样,他似乎在等待着我去杀他,但是最终,我还是没有下得去那个手。

我提着长枪,从空中一跃而下,还未落地,就看到有一道人影从我的身边落下,我下意识的要去抓住他,但是我却没抓住,最后这道人影嘭的一声落在地上,摔成了肉泥,他正是阿赞古登。

我唏嘘一阵,心中很不是滋味,此时,下面圣教和泰国法界的大战已经结束,那边,万绮罗和小播求他们正围着一个人,大喊着让他撑住。

我感觉情况不对,第一时间朝着那边冲了过去,就看到马良躺在血泊之中,俨然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马哥。”

我急忙过去一把将马良扶住,就看到在他的胸前,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一时间我内心沉到谷底,急忙将法力灌入马良体内,但是一切已经回天乏术。

“赢了?”马良用那最后的力气虚弱的对我问道。

“赢了。”我点头,然后用力的按住马良的胸口:“马哥你别怕,我一定会救你。”

马良朝着我挤出了一个阳光的笑容,说道:“来不及了,阿南,问你一件事。”

“不、马哥你别问,等你好了再问。”

“不,我早就有所预料,今天是难逃这一劫了。”马良的眼中写满了期待:“在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很熟悉,但是一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你,直到那天我们一起去宾馆。”

“马哥。”

“那个曾经救我的神,是你吗?”

这或许是困惑了马良一生的疑惑,我也不知道为啥阴差阳错的就穿越到了马良小的时候,然后救了他,现在看来,这一切或许都是命中注定,眼泪从我的眼角落下,我点头,说是,我就是你心中的那个神。#p#分页标题#e#

听到这句话,马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满足的笑容,随即说道:“:果然是你啊。”

在这之后,马良的整个身体便垂了下去。

一个月后,泰国龙婆普度宫,背棺男赤裸着上身,胸前六祸苍龙栩栩如生,背后的血腥上帝也是仿佛随时都要挣断那被鲜血覆盖的十字架,升到九天之外一般。

而此时,在他的胸前、后背、左肩和右肩之上,则是多了四颗梵天的脑袋,它们同样被那整整的铁链束缚缠绕,仿佛是悬浮在背棺男的周身一样。

神符四首梵天完成之后,我浑身汗如雨下,犹如生了一场大病一样,背棺男缓缓的站起了身,像是很满意这四首梵天的刺符,说了一声谢谢。

“你为何要把这世间最邪恶的纹身刺在身上,四首梵天、六祸苍龙、血腥上帝,这等于是背负了全天下的罪孽,你到底想干什么?”我问道。

背棺男摇了摇头,说了两个字“责任。”

“责任?”我似懂非懂,又问:“你那口黑铜棺材里面到底装着的是什么东西?”

背棺男没有回答,只是说道:“比我这身上的纹身,更加邪恶的罪孽。”

说到这里,我沉默了片刻,然后用着一种期待的眼神看向背棺男,他好似看透了我的心思,说道:“想听听关于我的故事吗?正好,我现在好像想起了些什么。”

我点头,心头瞬间涌起了无尽的期待。

“不过,我好像突然记起在我被冠上西方死神之前的另一个称呼。”

“什么称呼?”我急忙问。

“阴天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