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W3O全本小说网-免费热门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 奇幻玄幻 > 我的青春期 > 我的青春期 新书《我是丑八怪》来了

我的青春期 新书《我是丑八怪》来了

我的青春期 | 作者:白玉求瑕 |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新书已经出来,名字叫《我是丑八怪》,如果喜欢小白的可以去看看,另外新书里会有陈瑜跟张晴晴、李梦婷他们露脸,希望能让读者看到一些陈瑜他们的生活片段。下面附上一章新书的开头……
从我记事开始,我就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因为左脸上有几道丑陋的疤痕,孤儿院里的孩子都把我当成异类,给我起了个名字叫丑八怪。
孤儿院里的生活很枯燥乏味,欺负我这个丑八怪几乎是孤儿院所有小孩子们的消遣。
这里的孩子大多数都是因为身体带有疾病或者是因为是女孩,在婴儿时期就被家人抛弃的,最后才会被送到这里来。在监狱一般的孤儿院环境长大,所有的孩子或多或少心理都有些扭曲,欺负人也特别的狠。
但是每当别人欺负我的时候,就会有一个年纪比我们的女生冲出来保护我,她就是我的姐姐张梦。张梦其实并不是我的亲生姐姐,她是孤儿院里最大的孩子,她今年十六岁,小小年纪就已经长得很漂亮。原先她跟孤儿院里的其他孩子一样唾弃我,但是有一次大头跟几个男孩子想偷看她洗澡,被我提醒她之后,她就开始渐渐的对我改观,后来更是把我当成了她弟弟看待。
张梦虽然是女生,但是她比我们所有的孩子年纪都大,在孤儿院呆的时间最长,奉信的是只有心狠手辣才能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生存下去,所以打架的时候很凶,而且敢下死手。
记得有一次大头跟几个孩子把我打倒在地,用绳子绑着我的脖子把我当狗牵着玩的时候,张梦握着一根磨得很尖锐的牙刷柄就冲了出来,直接捅在了大头小腹上,把大头捅成了重伤,从此之后孤儿院里的孩子都有点怵她。
我个子瘦小,面貌丑陋,孤儿院里的孩子们都把我当成异类,这也让我养成了自卑跟懦弱的性格。有了张梦这个姐姐,我原本灰白的世界才有了色彩,孤僻的性格也改善了很多。我们一起玩耍,一起打架,一起听老院长讲课,一起肩并肩的在夜空下看星星说着自己憧憬的未来,一起约好要当一辈子的姐弟,守护彼此。
张梦私底下还教导我很多做人跟生存的道理,比如她总说想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生存就要学会心狠手辣;比如她说在这个世界上最坚强的人是孤独地只依靠自己活着的人;比如她说想要达到目的就要不择手段……
我以为我们会在孤儿院呆到十八岁成年,然后顺理成章的离开孤儿院,进入社会当个普通人,然后平凡而又幸福的过完一辈子。但是,欢乐总是乍现就凋落,走得最急的总是最美的时光,一对衣着华丽的贵族夫妇来孤儿院领养小孩,打破了我跟张梦这段美好的日子。
记得那是一个秋日的下午,一行黑色车队缓缓的驶进了孤儿院,最前面的是一辆黑色的奔驰S600L,下来一对中年夫妇,男的西装革服,眼睛狭长,很有气质,女的身穿青色绣花旗袍,长得妩媚动人。
孤儿院的十几个小孩都从窗口好奇的偷偷打量停在院子的豪车,还有那对气质不凡的中年夫妇。从这对夫妇身后那几个训练有素,身穿黑色西服的保镖看来,这对夫妇一定是什么大人物,非富即贵的那种。
我跟张梦也趴在窗边望着,望着那对贵族夫妇,我低声的说:“他们应该是来孤儿院捐款的富豪吧?”
张梦眼睛紧紧的盯着那对夫妇,目光竟然有些狂热,她脸颊微微有些泛红,语气掩盖不住兴奋之意,摇摇头说:“不是,富豪老板们来孤儿院捐款,一般都叫上很多记者随行报道,他们图的是名声;这对夫妇只带保镖,没有其他的报社或者电视记者陪同,我觉得他们很有可能是来领养孩子的!”
我听到张梦这话,忍不住看了她一眼,终于明白她为什么有些兴奋了。其实她一直就不甘于平凡,一直就很渴望有一天能像童话故事一眼被贵族人家领养,成为一名真正的公主。
我不由的想,张梦确实是孤儿院里最优秀的孩子,如果她被这对贵族夫妇收养了,那岂不是表示我跟姐姐要分开了?
这么一想,我不由的有些警惕起来,望向院子里那对夫妇的目光,也多了一丝敌意。
张梦猜得一点没有错,这对夫妇确实是来领养孩子的。孤儿院长把十几个孩子的履历资料都给这对夫妇看过之后,最后他们初步把选择放在了两个孩子身上,也就是我跟张梦,这意味着我跟张梦有一个人会被这对夫妇领养。#p#分页标题#e#
孤儿院长首先把我叫到办公室,办公室桌子上摆着香茗,还有一大盘包装精美的巧克力。那对衣着华丽的中年夫妇本来正跟老院长谈笑风生,但是见到我进来的时候,尤其是见到我左脸丑陋的疤痕,他俩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老院长一番介绍之后,我知道了这对夫妇男的叫陈瑜,女的叫李梦婷,陈家是两广赫赫有名的豪门。老院长言语中不断的对我暗示,让我在陈先生面前表现得乖巧一点,我如果真的被陈家收养,那么就真是鲤鱼跃龙门了。
我从小性格孤僻,平日沉默寡言,唯一让我亲近的人就只有我的姐姐张梦。这两年跟张梦在一起,是我长这么大最快乐的时光,张梦就是我的信仰,我的依赖,我舍不得离开她,所以我内心一点都不想被陈家收养。
陈先生看到我丑陋的相貌微微感到吃惊,但是他似乎是见惯了风浪的,皱着的眉头很快的舒展开了,看我的眼神还充满了怜悯,柔声的问了我几个问题,包括我想不想被领养之类的?
我不擅长社交,平日也只跟张梦说话,所以无论陈先生问我什么,我都是紧闭着嘴不说话。直到他问我愿不愿意被领养的时候,我才张开嘴巴有点敌意的望着他们说:“我不愿意。”
陈先生夫妇都错愕了,就连边上作陪的老院长葛老头也不停的翻白眼,大约是觉得我是贱骨头不识好歹。
老院长这会儿连忙的说:“陈先生,阿丑平日性格孤僻,不太合群。另外一个叫张梦的小女生则优秀很多,她长得清纯动人,而且很聪明。我觉得如果你们要领养小孩,张梦会是很适合的人选。”
陈先生点点头:“嗯,那就先见见张梦再说。”
我转身离开的时候,目光忍不住偷偷的又瞄了两眼桌面上那盘精致的巧克力,陈先生发现了我这一举动,他就微微一笑对我说:“怎么着,你喜欢吃巧克力?”
我偷瞄巧克力的行径被发现了,多少有些脸皮发烫,犹豫了一下摇摇头说:“不喜欢。”
陈先生跟李夫人对视一眼,两人揶揄的笑了,陈先生笑眯眯的问:“真的?”
“嗯”我低着头小声说:“但是我姐姐喜欢,每次过节老院长发糖果,我姐姐都说这是最美的享受,她每次吃完糖果都会帮糖果纸收集起来珍藏着。明天是我姐姐的生日,我可以拿走一块巧克力吗?我想给她当生日礼物,给她一个小惊喜。”
陈先生夫妇见我偷瞄巧克力,被发现之后又红着脸说不喜欢吃,他们以为我是不好意思承认。这会儿听完我的话之后,两个人脸色都有些微微的变了,尤其是陈先生,看我的目光有了点欣赏之意,他点点头说巧克力随便我拿,然后还好奇的问我的姐姐是谁?
我有些骄傲的昂着小脸告诉他们:“我姐姐是孤儿院里最厉害的人,天底下最好的姐姐,她就是张梦。”
我拿了一块巧克力珍而重之的收藏在口袋里,然后离开了办公室,接着老院长又把张梦叫到了办公室去见陈氏夫妇……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张梦就回来了,脸色显得有些难看,看我的目光也有些不同了。
我这会儿也挺紧张的,有点担心张梦被陈家领养走了,那么以后我就跟姐姐分开了,所以我很紧张的问张梦情况怎么样?
张梦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不动声色的说陈先生说他临时有应酬,领养的事情他考虑两天。张梦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然后盯着我佯装不经意的说:“阿丑,陈先生好像对你印象不错,我去办公室见他的时候,他没有把多少注意力放在我身上,而且一直在提起你,言语中似乎有点喜欢你。”
我睁大眼睛:“怎么可能,他们问我问题我基本都不回答,而且我也说了不想被领养,还有我长得这么丑,他们不会喜欢我的。”
张梦似乎不信任我说的话,但是也没有说什么,这会儿已经是晚饭时间了,我跟她一起去食堂吃晚饭。
领饭菜的时候,负责分饭菜的老院长竟然在我的饭碗上加了一个鸡腿,这让我还有张梦,甚至是旁边的孩子见到都看呆了。要知道平时只有过年,或者有上级领导来巡视我们才有可能吃上鸡腿,我不敢置信的望着老院长吃吃的说:“葛爷爷,这是怎么回事?”#p#分页标题#e#
平日对我不甚理睬的葛老头破天荒的露出和蔼慈祥的笑容,甚至还亲手摸了摸我的脑袋笑眯眯的说:“阿丑,你今天在陈先生面前表现得很好,陈先生很喜欢你,估计你很有机会被陈家收养。以后当了陈家公子,不要忘记了葛爷爷我对你的照顾哦。”
表、表现?!
我这会儿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想我今天对陈先生根本就不怎么搭理好不好,只有在临走的时候跟他要了一块巧克力准备用来明天送给我姐姐当生日礼物,我哪里有表现了?
站在我身边的张梦刚才一直就有点怀疑的望着我,这会儿听到老院长说我在陈先生面前表现自己,她脸色瞬间更加难看起来,看我的目光也立即充满了愤怒,拳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偷偷的攥紧了,指甲快要扎入肉里。
我转头看到了张梦冷漠看着我的模样,心里咯噔的跳了一下,心想不好,姐姐一直都梦想被豪门领养,然后飞上枝头变凤凰。这次陈家来领养孩子,她无疑是非常渴望被选中的。而老院长说我在陈先生表现自己,姐姐肯定产生误会,以为我在偷偷的跟她争抢领养的名额,难怪她现在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敌意。
张梦领了饭菜,一言不发的朝着角落的一张桌子走过去坐下来吃饭。
我硬着头皮跟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来,见她脸色难看不说话,我就连忙的夹起饭碗里的鸡腿献宝的递给她说:“姐姐,这个给你吃。”
“少跟我惺惺作态装好人,阿丑,你翅膀硬了,竟然敢跟我玩起手段来了。”
“姐,我没有!”
“呵呵,这时候你还不承认。”张梦冷笑的望着我说:“对的,我教过你谎言要骗到底,我还教过你做人要达到目的就要心狠手辣,看来你学得很不错。”
我闻言着急了:“姐,我真没有。”
张梦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没有再跟我说话,端着她的饭碗转身离开了,背影别样的生疏冷漠。
晚上,我好几次靠近张梦想跟她说话,想把误会解释清楚,但是她认定了我在陈先生面前故意表现讨好陈先生,跟她抢夺她梦寐以求的机会,完全不给机会我开口解释,我最后只能怏怏的回到寝室铁架床上躺下来睡觉。
临睡的时候,我拿出那根包装精美的巧克力,看了两眼,然后藏在了枕头下面,明天就是姐姐的生日了,可能过了今晚她气消了,就会跟我重归于好了。
闭上眼睛没多久,我就模模糊糊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隐隐约约的似乎听到床边传来一点轻微的异响声,我一下子就惊醒了,但是没有急着睁开眼睛,而是竖起耳朵倾听,心中惊疑不定的想:难道是寝室里大头几个孩子想半夜欺负我?
宿舍里一片漆黑,只有窗口投射进来一束淡淡的月光,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确实有一个人影出现在我的床边,她背对着窗口,我看不清她的脸孔,但是她手中却握着一片磨得异样锋利的铁片,铁片在月光下闪着寒光,就像是一把无比锋利的刀片……
我不由的抽了口冷气,然后右手悄悄的伸向我的枕头下面,下面藏着一把武器。其实就是一把匙更,张梦帮我把匙更柄磨得很尖锐,我平日跟大头他们打架就用这武器,我管它叫狼牙尖刀。
在我的手刚刚伸到枕头下面的时候,我终于辨认出了手握刀片站在我床边的人,赫然是张梦!
张梦也发现我醒来了,她左手一下子就捂住了我的嘴巴,右手的刀片就抵在了我脖子上。本来已经蓄势待发准备反抗的我,见到是张梦的瞬间,整个人都呆住了,满脸不敢置信的望着她。
张梦经常教导我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生存下来就要心狠手辣,但是我没想到她会为了一次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而对我下狠手。一瞬间,千百种滋味涌上心头,伤心,难过,害怕,迷茫,绝望,不解,但是更多更多的委屈……
我一直拿张梦当我的亲姐姐,这两年来她就是我的信仰,我的依赖,我活着的意义。但是这一刻,她的无情,让我内心的信仰轰然崩塌。相比较死亡,亲情的背叛更加让人难受。
如果偷袭我的人是大头或者孤儿院里别的孩子,我肯定会掏出枕头下面的武器殊死一搏的。但是此刻,我望着近在咫尺的张梦,却没有作出任何反抗,而是宛如一条躺在干涸沙滩上濒临死亡的鱼儿,双眼绝望的望着她,眼泪不知道怎么的就下来了,被她捂着的嘴含糊不清的呜咽了一声:“姐姐,不要……”#p#分页标题#e#
张梦眼神复杂,手有些发抖,看得出来她也是有些犹豫的,可是她眼角余光忽然看到我原本伸进了枕头下面的右手,她顿时脸色剧变,眼神猛然变得暴戾绝情,抵在我脖子上的刀片毫不犹豫的就是一刀。
我只感觉喉咙一热,大片的鲜血染红了我的衣襟,然后才开始感到剧痛,接着是气管被鲜血呛到,呼吸也变得艰难,整个人都开始慢慢的窒息。我艰难的把枕头下面的右手抽出来,手里紧紧的握着那根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张梦见了,脸色立即变得苍白起来。
大量血液迅速流失的我意识已经开始模糊,被割断喉咙的我死死的望着张梦,喉咙里赫赫有声的说:“如果……有下辈子……我宁愿孤独一辈子,也不要……再有一个姐姐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