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W3O全本小说网-免费热门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 武侠仙侠 > 道术法诀 > 第一百六十八回 剑气纵横灭天神 玄之又玄成法门

第一百六十八回 剑气纵横灭天神 玄之又玄成法门

道术法诀 | 作者:大道第一人 |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话说西方天神教教主夷希微道人见通天教主欺上门来,倒也好不畏惧,将华都城并天神峰化作一副华都画卷,用手一指,就向通天教主砸落,通天教主哈哈大笑,头顶现了庆云,约有数亩大小,即刻将华都画卷托起在半空中,夷希微道人连运数次法力,哪里能够压下半分?通天教主祭起四口诛戮陷绝仙剑,反将夷希微道人反裹在其中。

这边陆压和智神密涅瓦、月神狄安娜夫妇见陈太玄孤身一人,正是好机会,呼呼喝喝,率了其他九位正神各持兵器,冲将上来;陈太玄毫不在意,喝一声:“贼子慢来!”背后青、黄、赤、白、黑五道光华隐而不发,泥丸宫里托起两口吴钩宝剑,在空中磨了一磨,顿时是煞气混合了剑气,纵横当场。

陆压道人冷笑道:“陈太玄!你今天依仗通天教主,也是死路一条!须知你只一人双手,何能斗得过吾等?”

陈太玄法力已经大成,此刻也并不显露出来,依旧只用旧日手段,在十二正神中来回穿插,头顶吴钩宝剑剑气滚滚而下,少时间已和十二正神打斗了数百合;智神密涅瓦、月神狄安娜夫妇见状喝道:“看我夫妇拦下此人剑气,大家一起动手,将此贼灭杀,再去协助教主不迟!”

众人齐齐应了一声,智神密涅瓦和月神狄安娜夫妇联手托起一轮弯月,愿力到处,那轮弯月映的须发皆白,少时围着陈太玄旋转起来,将吴钩宝剑发出的剑气纷纷打落;众人纷纷运用法术,向陈太玄攻去,这边毒虫毒蚁,那边烈火闪电,一时间热闹非常。

陆压道人得了空,也将背后大红葫芦解下,去了盖子,正要趁乱放那斩仙飞刀;眼角余光关注场内,见陈太玄有些手忙脚乱,不由心中得意;陈太玄却猛然哈哈大笑道:“耍也耍够了,手底下见写真章罢!”

众人正惊讶间,陈太玄猛然大喝一声,背后青、黄、赤、白、黑五道光华须臾越来越明显起来,有如凝成实质一般,陈太玄随意持定其中光华四下刷去,众人直觉运用的法术似乎被人硬生生切断一般,什么毒虫毒蚁、烈火闪电,陈太玄一一刷进五行小世界去,顿时场中为之一空,就连智神密涅瓦、月神狄安娜夫妇运用的那轮弯月也被陈太玄用白色光华随意一刷,顿时不知去向。

陈太玄冷笑两声:“都拿命来罢。”头顶两口吴钩宝剑猛地跳动起来,陈太玄已经将通天教主传下的凝煞剑运转开来,顿时一股无可匹敌的剑光直铺开来,陈太玄运法诀四下一转,这场子里已经没有站着的天神教众人,智神密涅瓦见陈太玄剑光一出,就知道不好,急忙将月神狄安娜一掌推出圈外,自己迎向剑光。

陈太玄傲然而立,这十一个正神都已经身亡无疑,只余狄安娜一人面如土色在圈外站立,见此惨烈情形,居然一时迈步不能;陆压道人看得魂飞魄散,急忙口中念念有词,葫芦内飞起一线毫光,高三丈有余,上边现出一物,长有七寸,有眉有目,眼中两道白光,反罩下来,就要照定陈太玄泥丸宫!

陈太玄见状哈哈大笑,背后白色光华大震,化为一只大手飞上半空,将两道白光挡了,如何能照定下来?陆压见斩仙飞刀也是无功,急忙就要运法诀收回葫芦去,陈太玄哪里肯放过?那只白色大手顺白光而上,将那七寸之物捏在手中,陆压这斩仙飞刀乃是不知耗费了多少精气凝聚成的,正被陈太玄这道白色光华克制得死死的。

陆压见状暗道不好,那斩仙飞刀已经被陈太玄用白色光华化成的大手收取了去,连点根都不剩,陈太玄运起吴钩宝剑杀将过来:“老贼哪里走?”;陆压情急之下,连葫芦也不要了,袖中抖出那面东方素色云界旗,就要抵挡陈太玄一挡,自己也逃得命去。

怎料天神教教主夷希微道人被通天教主四口剑仙困住,左右冲突不出,幸好有天蜃气护身,一时倒也并无殒身之灾,但渐渐也运转不灵起来;夷希微道人正焦急间,猛然余光看见陆压抖出那面东方素色云界旗,暗道:“岂非天助我也?有此宝旗护身,通天教主也奈何不得!”当下运转法力,就是虚虚一抓。

陆压道人正待摆动宝旗,猛然间手中一轻,那面东方素色云界旗受了夷希微道人远远一抓,竟然激射而去;陆压失了最后屏障,顿时慌了手脚,一边运起大日真气,身子化作一道流光,扶摇直上;一边大喊道:“娘娘救我一救!”

陈太玄本来见陆压取了宝旗护身,心里暗自一沉,没想到夷希微道人自身难保,竟然摄取了宝旗过去给自用,陆压化流光往上逃去;陈太玄大喝一声:“老贼!你死期到了,还不醒悟?”那两口吴钩宝剑相互交叉,好似流星赶月一般;陆压在空中无处躲避,竟然被剪成两段!

陈太玄正待收回吴钩,猛然间眼前一花,半空中已经多出来一位道姑打扮的女子,俏脸生寒,先是大袖一挥,将陆压两段尸首不知道收哪儿去了;右手往空一捞,将那两口吴钩宝剑抓在手中。

陈太玄大骇之下急忙运转法力,就要收取吴钩回来,那道姑冷笑一声,右手一捏,那两口吴钩哀鸣一声,竟然化为飞灰而去;那道姑右手一指陈太玄,喝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杀灭我妖族!今日通天教主在此,也庇护不得!”

陈太玄猛然醒悟道:“莫非是妖族圣人,女娲娘娘么?陆压跟随夷希微道人,作恶多端,今日合该身亡,娘娘又何必袒护?”

女娲娘娘冷笑道:“哪来那么多道理?陆压乃是妖族,何用你截教来管!”扭头大喝道:“通天师兄!你有何话说?”

通天教主正和夷希微道人斗个痛快,喝道:“师妹不可护短!”

女娲娘娘笑道:“我也不和你多说,现将人拿下来,等你清闲时再来蜗皇宫寻我。”袖中飞出一图,正是那分宝岩上得来的山河社稷图,就要擒拿陈太玄。

陈太玄那肯束手就擒?背后五道光华相互一绞,就要来托起这张山河社稷图;女娲娘娘冷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用手一指,那山河社稷图往下一裹,顿时将陈太玄摄了进去。

陈太玄被摄入这山河社稷图,知道此宝厉害,急忙放出五道光华护身,不叫此图镇压自身,纵是如此,也有如万吨铁块压身;陈太玄心下吃惊,知道女娲娘娘圣人手段,自然不同;陈太玄也听闻这山河社稷图也是一门小世界法术融合在图中,如四象变化,有无穷之妙;思山即山,思水即水,想前即前,想后即后。

陈太玄是以不敢乱走,只在原地坐下,苦苦抵抗此宝的镇压;少时前面景色自行变化,陈太玄已在一山坡之上,坐下绿草茵茵,远处郁郁葱葱,都是高大树木;陈太玄静观其变,不为所动,少时坡下传来一阵歌声:“混沌初开吾出世,两仪太极任搜求;如今了却生生理,不向三乘妙里游。”

陈太玄听着歌声熟悉,正思索间面前已经多出一名男子,背一口宝剑,笑吟吟看了自己道:“太玄四弟,从何而来?”

陈太玄啊呀一声,急忙起身行礼道:“孔宣大哥,你怎么在此处?”

那男子正是金鳌岛不辞而别的孔宣,此时上下打量陈太玄,笑道:“原来四弟已经回复旧躯壳,道行大进,可喜可贺!”见陈太玄身上吃力,急忙用手一指;陈太玄直觉全身一松,居然压力全去了。

陈太玄唬道:“大哥在这女娲娘娘的宝图中,居然也能行动自如?”

孔宣笑道:“那日金鳌岛上受了女娲娘娘法旨,说是商量妖族前程,吾无奈下只好留了书信,不辞而别,怎料到了蜗皇宫和娘娘三言两语,倒说个不痛快,娘娘就用这图摄了吾进来,说是要关吾千年。”

陈太玄听了暗自心惊道:“就连大哥也没法从这图出去么?”

孔宣笑道:“四弟心思灵活。吾这段时日呆在这图中,一是借此机会躲避西方教,二是细查图中玄妙。”

陈太玄大喜道:“若是如此说法,大哥有办法出去?”

孔宣道:“说难也不难,吾随时可进出此图,但却不能带你出去;不过若是你小世界法术能练到圆满,吾自有办法让你出去。”

陈太玄笑道:“大哥有所不知,小弟在外面四处搜罗,小世界法术已经大成。”说完运起功来,身后五色光华闪动不已;孔宣见了大笑道:“没曾想四弟也有如此境界!吾这就将这图中玄妙道出,四弟的小世界法术就此圆满!”说完将图中玄妙细细说了一遍。

陈太玄得了此图中蕴含的小世界法术,顿时有了一种明悟:“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要想从这图中出去,只需逆转了小世界法术,反将自身和世界合为一体,自然挡吾不得!”

孔宣鼓掌道:“四弟法术圆满矣!”背后也现了五道光华,对陈太玄道:“吾这就和四弟破图出去,给通天教主助力一二!”

陈太玄点点头,当即逆转了小世界法术,行起功来;那五道光华缩回体内,隐隐流转,陈太玄恍惚间身体似乎也分为五道光华,向图内融合进去,竟然挣扎不出;孔宣见状大骇道:“怎会如此!怎会如此!”一顿足,咬牙将身一摇,竟然也化为先天五行,合身向陈太玄扑去,要用这法子将陈太玄后天五行反拉出宝图。

怎料这先天五行的五点落入陈太玄分化的后天五行中,居然混为一体,再也不分彼此,就此沉寂下去;猛然间天动地摇,整个山河社稷图,乃至整个星球,都碎裂开来,化为一团无尽虚空。

不知何时,陈太玄清醒过来,身在虚空,不分上下,正奇怪之时有个声音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原来是如此这般!怎么以前没想到!”

陈太玄眼前一花,面前已经多了一位面目模糊的道人,笑着看了自己。

陈太玄微感奇怪,稽首道:“你这道人是谁?孔宣大哥去了哪里?”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