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W3O全本小说网-免费热门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穿越 > 大明金主 > 第九十章 假前焦虑综合症

第九十章 假前焦虑综合症

大明金主 | 作者:美味罗宋汤 | 更新时间:2015-10-15 00:34:35
    或问:老板最讨厌的是什么?

    答曰:放假!

    徐元佐虽是打工出身,继而自己创业成了老板,但他一直有颗工作狂的心,最烦的就是放假、休息、娱乐等等对于人类物质文明进步没有丝毫益处的事。

    可是偏偏大明的假期比后世天朝的假期还要多!各种传统节日要放假那是不言而明的,诸如清明、冬至,若是不回家甚至是触犯刑律的大事!至于皇帝生日也要放假,这也就罢了,谁让这是个帝制国家呢。

    只是春节竟然放那么老长的假期,实在是让穿越者忍无可忍!

    有明一代,每年春节放假是由钦天监从腊月十九、二十、二十一、二十二四天之中选一天出来作为封印日。从这一天封印之后,官府衙门就不上班了——印都封了,当然也没法办公。

    于是可以回家的回家,不能回家的就开始了漫长春节长假。整个假期一直要放到来年正月十五上元节过完,然后才算恢复正常。然而在隆庆一朝,因为皇帝的生日——万寿节是正月廿三,这就意味着刚过完春节,官员们又要分心等着过万寿节,整个正月都别想做什么正经事了。

    所以徐元佐想到这一年中最为难过的时节,实在是愁啊!

    愁得(一)(本~读(小说)www.yBDu.coM就差掉头发了!

    好在过年之前杀穷鬼收获颇丰,多少也是一些安慰。

    从动产而言,今年园子里买了六头骡子,都是精壮能干活的马骡。

    这种动物对于农耕文明而言简直是个外挂,吃得比马少、比马粗,干活比马给力,跑得比驴还要快些,除了不能生育不能驰骋之外,简直毫无缺点。

    这六头骡子之中,更有一头浑身白色,没有一根杂毛,除了四蹄是黑的,全身雪白如同银锭。当然,它的身价也是其他几头的三倍。盖因主家不是穷鬼,一时杀不得,而徐元佐却是看上了这匹漂亮的马骡,准备买了来作人情。

    中国文人一向喜欢非主流,到了万历时候逼近顶峰。那时候寻常的坐骑已经不能满足标新立异的骚客了,所以张岱有一匹“雪精”,陈继儒有一头大角鹿,骑出去比骏马高车拉风多了。

    骡子不像宝马那样招摇,又温顺听话,文人也不需要它日行数百里,实在是未授官、或是致仕官员的首选。一者表现自己过着林下优游的恬淡生活,一者又能表现自己不同流俗。

    徐元佐这头骡子,自然是要孝敬自己义父的。其实他很清楚徐璠的性格,并不是张岱、陈继儒那样骚客,他更喜欢实惠的礼物。不过他不喜欢不要紧,颇有装逼习惯的徐阶徐老爷子肯定是会喜欢的。

    果然不出徐元佐所料,徐璠在表扬了他的孝心之后,拿着这匹骡子去向徐阶表孝心,也得到了高度赞扬。于是徐璠回来之后,特意关照账房给徐元佐五十两过节银,这也是因为他知道徐元佐有分奖金的习惯。

    徐元佐趁着走动正勤,通过陈实约了李文明出来。李文明对徐元佐的招待规格十分满意,聊得极其投机。虽然座中的陈实有举人身份,对他是个不小的压制,但是徐元佐的白丁身份成功抵消了这点。

    从聊天内容中分析,李文明跟华亭县的吏员们关系也还可以,起码没有结怨。如此就可以让陆夫子前来安排见吏员的事了。

    当然,更要紧的是将徐诚的好处给出去,相信陆夫子会很好地措辞的。

    园管行封账之后,徐文静也就早早回了家。她虽然觉得这边日子过得好,但是更喜欢朱里的环境。徐元佐则找了个由头没有走,跟罗振权两人仍旧在园子里整日闲逛,或者说是检查。他并不想早点回跟父亲见面,以免再生出新的矛盾。

    更何况现在也的确有事要做。

    杀穷鬼杀来的一百亩地已经做成了红契,严格按照大明律的规定,经由官府备案,缴纳了印花税,将田皮田骨一并收入园管行的资产。虽然现在普遍流行白契,也就是买卖双方达成合意,写成契书,各持首尾,但是徐元佐却知道明年就是海瑞海青天巡抚应天十府的时候。

    那时候百姓流传“种瘦田不如告肥状”,只有白契在手,肯定没有任何胜诉的希望。按照海瑞的审判风格,即便是红契也未必过硬呢。

    只是这一百亩地实在太便宜了,不临水的平均每亩不过八分,即便是临水的好田,也只要一两半上下。

    “正好改成一个大园子,这里挖个池塘,土石可以堆在那边,做成假山。”徐元佐走在简单平整过的地里,脑中勾勒园林建筑。

    他虽然不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但是曾经也走过不少天下名园,还有的比如上海豫园虽未完成,他也看过了。有这份见识在,一个上档次的园林该有什么,不该有什么,自然都在胸壑之中。至于具体如何精雕细琢,那就是园林工匠们的活了。

    徐元佐只是提出一个大概方向,却让罗振权颇有些仰慕:“不想你连这个都懂?”

    “没什么,见多了自然就知道了。”徐元佐看似谦虚,实则卖弄。

    “你见过多少?”罗振权一付准备打脸的表情。

    徐元佐淡淡道:“我见一个顶别人见十个,个人天赋,你羡慕不来。”

    罗振权走了两步,长吐一口气:“我从未见过你这样厚颜无耻之人。”

    “那是你见识少。”徐元佐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在脑中勾画,突然道:“现在是农闲之时吧,咱们先找人把这些地整理出来吧。有些该挖的,该填的,该堆的,都可以做起来了。也方便日后师傅们算料。”

    罗振权这回真的要叹气了:“就安生两天,过完年再说吧?”

    “只争朝夕。”徐元佐站在一块石头上,目光远眺,对隆庆三年充满了担忧。

    当然,这份担忧很快就转移到了年节上。

    现在礼塔汇的店铺大多都关门了,徐元佐回去也不打算带多少年货——主要是他姐姐带回去的。不过土货多少要带点,否则人家还以为他今年没赚到钱呢。

    还有就是该如何面对那个既不着调,更不靠谱的父亲大人。

    =======

    求推荐票~~求各种支援~~!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